跳至中文文字版本 Skip to text version

今期《城市日記》要介紹我兩位朋友─鄒頌華和王詠思(Jennifer)。

頌華是旅遊作家,我們也是鄰居,常相約吃飯,為對方忙碌的文字工作生涯打氣。Jennifer是英文詩人,跟她見面比較困難,她為了寫詩,數年前搬到倫敦居住,半年前回港為宣傳第二本詩集,我們才匆匆一聚。

跟二人成為朋友是緣份。假如她們不是為了追尋理想,我們大概不會遇上。頌華在香港大學主修法律,最後沒當上律師,卻選擇了寫作和探索世界。Jennifer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英文系,曾是政務官,也做過太古地產公關。她說喜歡穩定的生活,但安穩和寫詩,她選擇了後者。

香港的城市風景、生活小事和傳統中華文化,常是Jennifer寫詩的題材。在皇后碼頭買雪糕的小男孩、鵝頸橋「打小人」的習俗以及在大潭郊野公園遠足的景致,她都寫進詩中;還有獨自在彼邦的生活,也是她詩作泉源。

頌華是旅遊天書《Lonely Planet》旗下的特約作者,由於工作關係,出門遠遊成為她生活的一部份。留在香港的時候,她會用遊客的眼光涉獵這個城市,保留一顆好奇的心,去發掘新奇有趣的事物。

曾經看過一個介紹日本的旅遊節目,主持人坐船出海,看見不少海豚出沒就大呼小叫,彷彿這個世界只得日本有海豚。我很想告訴那名主持和她工作的電視台,香港也有珍貴的中華白海豚,當他們羨慕別人的時候,有沒有心痛中華白海豚的生活環境正遭受破壞?又願不願意參與保護海豚的行動?

兩位友人用心觀察和感受香港,很多人覺得是一件普通、甚至不起眼的事情,卻成了她們寫作靈感和題材。讀她們的作品,與她們交往,你會發現香港有很多可愛之處,更加珍惜這個城市。

朋友兼鄰居鄒頌華的名字曾經在《城市日記》中出現。近年她只光顧二手書店,我也受影響,結識了在中環扶手電梯旁的二手書店「Flow」。她又向我推薦在灣仔經營古董店的長毛馮永權。經過大半年努力,她的最新著作終於完成,我把握機會約訪,寫下她的故事。

頌華擁有一份令人非常羡慕的工作。她是旅遊天書《Lonely Planet》旗下的特約作者,今年上半年已經去了台灣三次,留在寶島的時間比在香港還要多,遊走當地收集資料,撰寫最新版的台灣《Lonely Planet》。她也為中港兩地報紙和雜誌寫旅遊文章,亦做繙譯工作,就是靠寫作為生。最近她又跟朋友合資開辦旅行社,專門做本土文化和歷史旅遊。

「去旅行不但不用花錢,還有錢收,看似很令人羨慕!」頌華說,很多人誤以為旅遊作家的工作很輕鬆,都是免費的吃喝玩樂,「其實一點也不簡單,我們也有死線,必須在指定時間內完成所有工作,又要去一般旅客不會踏足的地方,無論那些地方有多討厭,有需要的話,我們都一定要去。」她坦言,很討厭內地的城際汽車總站,又亂又髒,但身為旅遊作家,就算多不願意也要到訪,耐心抄寫班車時間表、目的地等自助旅遊所需的資料,「假如是自己去旅行,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到汽車站。做旅遊作家一點也不浪漫。」

數個月前,我跟頌華同遊台南,有旅遊作家同行,我當然不會錯過這機會。我放假,她工作,一邊安排行程、訪問、做筆記,再分批把收集到的資料寄回香港。

尋幽探秘是頌華最喜愛的工作一部份。她寫台南,要深入台南的高山,探訪原住民部落,記錄他們的歷史和風俗。由於交通不便,很多台灣人都未曾到訪,更不知怎樣前往。她深入高山,見證山區的原始秀麗,也是旅遊作家的吸引所在。

我們第一次聊天是談她的環遊世界大計。頌華省吃儉用,儲了4,000美元做旅費,買了一張環遊世界機票,那時是2002年。她大學主修法律,但與法律的緣份只限於實習工作,我們日常談天說地也不會觸及法律事情。

我從沒問過頌華為甚麼不做律師,要不是《城市日記》採訪她,我可能永遠不會問這條問題,朋友交往,不會凡事追根究柢。她說讀法律是滿足父母,不做律師是滿足自己,「我自細已清楚知道,自己喜歡探索世界,不適合坐在辦公室見客和處理文書工作。我很自豪從來沒有穿過高踭鞋。」

環遊世界後,她全身投入自由工作者行列,也當起旅遊作家。「大部份人不把Freelancer(自由工作者)看成一份工作,其實它是一個行業,也是一盤生意,因為你就是老闆。Freelancer看似很自由,但它講求自律性。我的工作來自世界各地,就如我身處香港寫台灣,編輯就在澳洲。」

自由工作者生計朝不保夕,香港生活指數甚高,看來不太適合這行業發展,頌華不認同:「其實好適合,我曾經問過來自歐美的朋友,他們說香港地方細,人與人關係密切,無論是寫作或攝影,都容易找到合適的工作。其實亞洲的大城市如新加坡、東京和首爾,都適合投身做自由工作者。」

頌華近年喜歡看墓場,除了香港外,也會到世界各地「探訪」墓場。「墓場是城市最古老又最完整的風景。」因為常去台灣,她開始對華人文化中的「門神」感興趣,打算日後給自己安排專門探訪門神的行程。

在香港時,她會用遊客的眼光涉獵這個城市,好讓自己不斷探索新事物,「你會發現香港其實是個多元文化城市,有不少少數族裔居住,只是大部份香港人選擇視而不見。」這名本地「遊客」與她的朋友,包括我,曾經計劃去尋找葉問的墓地。可惜大家各有各忙,始終未能成行。

我最喜愛香港的一面……
「超級方便,公共交通系統非常高效率,簡直把我們寵壞。因為每當我身處要用車代步的地方,便會不知怎算。而且市區跟郊野公園非常靠近,在我家只要行15分鐘就能到郊外。」

我最討厭香港的另一面……
「香港似乎已經發瘋,近年發生的事情完全不講道理,以前沒有或者很少發生。我成長年代的香港是開放、文明、多元和包容,現在容不下反對聲音,不容許多角度討論。一個小學教師講粗口,把整個社會分裂成兩個敵對陣營,要不是支持,就是反對。堂堂一個特區之首居然要求教育局去調查。這件事的重點不是講粗口,而是她為甚麼要講粗口。

「還有,我已經不去銅鑼灣,太擠迫了,而且商店所賣的貨品都不是我們需要的。」

我認為香港要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城市……
「香港要有一個有能力的政府。我們的政府實在太無能。以減少垃圾為例,講了20年,依然原地踏步,回收再造、垃圾徵費等措施還停留在討論階段。人與環境最密切,但政府沒有做任何工作去改善我們的生活環境。要可持續發展,一定要應付高地價,住屋是必須品,在香港卻是奢侈品。」


有寫過詩嗎?有想過寫詩嗎?假如要寫,你會用哪種語去抒發情感?

頌華在律師和探索世界之間,選擇當一名旅遊作家;王詠思(Jennifer)在安穩與寫詩之間,選擇了後者。朋友Jennifer是詩人,用英文寫作,數年前辭去高薪厚職,獨自搬到倫敦居住,在濃厚的文化氣息中重新檢視自己的成長經歷,擺脫既定角色的枷鎖,專心寫詩,在彼邦寫下了下半場的人生。

Jennifer人生上半場是這樣的:中學念拔萃女書院,然後考獲獎學金到英國牛津大學修讀英文,畢業後回港加入政府當政務官。假如她仍然在任,大概已是一位薪金和福利都令人羨慕的官員,可是她選擇離去。

在政府工作了四年,她轉投太古地產任職公關,然後又再離開,重返校園執筆寫作。碩士畢業後,她全心全意留在英倫實踐她的詩人夢。「我喜歡穩定的生活,但我曾經問自己,假如最終能當上公關部門主管,我會快樂嗎?答案是不會。我們應該要忠於自己,既然愛寫詩,上天又賜給我這方面的才華,我應該努力去做一個詩人。要成為作家,不需要放棄一切,也不應該為滿足生活瑣事而放棄理想。」

在倫敦沒有人知道她來自名校,曾是香港政務官,又做過大地產公司公關。在異鄉生活,她像重過新生,沒有任何角色定形,沒有人對她往後的生活有任何要求和期望。她可以釋放自己,全程投入寫詩。寫詩以外,她也當上了自由工作者,繙譯工作成主要的收入來源。

我在英文報館出身,大部份時間都以英語書寫,所以用第二語言創作是我和Jennifer常討論的話題。她說用英語創作能釋放自己,這是從小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培養而成。「我來自一個很普通的家庭,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,先讀中文小學,再升上英中,然後努力學習英語,看英文小說、英文詩,看得多就開始用英文寫作。寫得多了,便發現用第二語言去表達自己,有一種釋放的感覺。」

Jennifer隻身移居倫敦,希望透過英語寫作,把自己從固有的生活和文化中釋放出來,但香港的城市風景、生活小事和傳統中華文化依然是她的創作題材。無論是已拆掉的皇后碼頭、鵝頸橋「打小人」、還是陪伴香港人長大的香港小姐競選或娛樂圈的光怪陸離,甚至一盅龜苓膏都是她的寫作靈感。

她的第一本詩集《Summer Cicadas》在2006年出版,今年中出版第二本詩集《Goldfish》。在倫敦宣傳新詩集的過程讓她有新體會,原來用英語創作,可以令更多人了解她的「故鄉」。「很多外國人都想多了解香港和中國文化,我希望他們能夠閱讀我的作品,明白到中國人是怎樣思考和生活。」

除了繙譯,Jennifer也義務為當地藝術館和藝術刊物做編撰工作,有時又會應圖書館邀請,教導小朋友寫詩。前年她結婚了,丈夫是葡萄牙人,最近又開展博士生生涯,研究美籍亞裔詩人,可見的將來她都會留在倫敦生活。但對於香港,始終情難捨,「香港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,也是我的文化根基和靈感泉源,香港永遠都在我心中。」

我最喜愛香港的一面……
「美食。我會掛念魚蛋、牛腩麪、廣東老火湯和蒸魚。還有香港人的勤奮、高效率和我們經常强調的仁義,例如孝順父母、尊敬老人家和愛護小朋友。」

我最討厭香港的一面……
「悲觀和恐懼。」

我認為香港要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城市……
「香港實在太擠迫,需要一個全面的人口政策,好好分配資源。香港的教育也過份注重考試,小孩子年紀輕輕,就要為報讀幼稚園做足各種準備功夫,壓力太大了。教育應該是全人教育,不是為考試求高分數。」


龜苓膏日記

凍布甸又黒又滑,
個名仲故作神祕,
以獨家秘方調製,
最適宜伴糖漿食。
我由佐敦行到尖沙嘴,
比較住去食恭和堂
之前之後個效果。
店前擺住個金碧輝煌
魔術三腳鼎。
我重複摸下自己塊面,
深信自己果然
人精神咗又靓咗
覺得成條街D男人
都望住晒我。

翻譯:王詠思

各位,

《城市日記》去年12月首次跟大家見面。下個月,我們便一歲了,感謝各位支持。

過去一年,我們訪問過很多為香港可持續發展而默默耕耘的普通人,為了讓更多人認識他們的不平凡故事,這次《城市日記》從互聯網走進真實世界,跟香港故事館合作,參與「社區營造」展覽,由本月7日至明年1月31日在灣仔石水渠街74號地下藍屋舉行。

展覽期間,我們製作的紀錄短片《香港土產》也會於下月5日晚上7時30分在藍屋舉行放映會,展示本地有機蓮蓉月餅由收割至焗製的過程。屆時導演林森和參與製餅的灣仔婦女都會出席,跟一眾街坊和巿民分享箇中心得。

下個月就是聖誕節,洋溢愛與溫清。《城市日記》、聖雅各福群會土作坊和香港故事館將於下月21日合辦本地有機薑餅製作坊,在灣仔堅彌地街3A地舖土作坊舉行,區內一班婦女會教大家製作健康薑餅,把新界農民努力耕耘的成果分享給更多人。

薑餅製作坊名額20個,每位費用120元 (包括材料及100克薑餅)。你也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故事,只要內容與香港、灣仔舊城或本地農業有關,就可以憑故事換取50克薑餅。有興趣人士可致電土作坊報名,電話:2116 1106。

黎穎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