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
0
 
Dom:觀塘工廈的街頭藝術

Dom不願意透露他的中文名,只說姓陳,也不肯上鏡。他說自己今年30歳,然後又說那是假的。

 

我對Dom要保持神秘完全理解,因為他是一個快閃街頭藝術家,穿梭大街小巷貼畫、貼貼紙。他是街頭藝術組織「Start From Zero」(由零開始)的三名成員之一,成立了12年。

 

第一次接觸Start From Zero的作品是在石崗菜園村,現已成為高鐵地盤。記得當時政府和港鐵以時間緊迫為由,不理民意堅持拆村,村民要另覓地方重建家園,惜至今仍沒有進展。那時候我在一間被拆剩一半的村屋內,首次看見Start From Zero這三個英文字,感覺只有心酸,畢竟數十年心血只剩下一堆頹垣敗瓦,一切也要「由零開始」。

 

此後,我在牛池灣和上環的街道牆角再遇上這三個字。每次看見他們的作品,都好奇想知道他們究竟是甚麼人?為甚麼在街頭塗鴉?為甚麼叫Start From Zero?

 

終於從Kimi口中知道,他們也是大業街人,我立即拜託她引路會面。

 

「Start From Zero包含了street art(街頭藝術)的意思。香港的街頭藝術是由零開始,我們希望多些人做。第二層意思是每個人、每件事,有時都要由零開始。」

 

Dom念中學時在銅鑼灣街頭發現一幅畫,細看之下,認識了原來外國有個叫Obey的街頭藝術家,「當時知道街頭藝術是自己往後的人生路,開始周街貼畫,用畫去跟人溝通。」

 

街頭藝術當然不能糊口。Dom在製衣業訓練局念成衣課程,學習布藝和貿易。七年前認識拍檔兼設計師Katol,二人在觀塘工業大廈成立了工作室,開始以Start From Zero品牌設計時裝,部份作品沒刻意標明是Star From Zero出品,「認識我們的人就自然知道。」

 

自問不怕被取笑無知是優點之一。我問Dom:「街頭藝術和塗鴉有甚麼分別?」他解釋,塗鴉是街頭藝術的一種,街頭藝術可以用噴漆,也可以貼貼紙、海報。「香港人基本上不認識街頭藝術,我們周圍貼畫,只要不用噴漆,遇上警察也不會太麻煩,相對安全。反正香港有不少小生意都是通街貼海報宣傳,警察不想增加行政工作,免得麻煩都不會作出拘捕。」

 

經他這樣講解,我才知道為甚麼Start From Zero的畫是「貼」在牆上,不是「畫」上去。

 

既然是快閃,當然不會在日光日白貼畫。Dom說,他們會選擇多人見到的地方,「時間就要看地點,在西環和上環有些街角黃昏時已經很寧靜,方便貼畫。我們貼畫先要做模,再印在紙上,所有前期工作都在工作室進行,然後帶上街貼,只需半分鐘就可完成。」

 

Dom做了快閃藝術家十多年,對外界的迴響,看得很淡。他習慣每到一個城市遊歷或公幹都會貼畫,已經數不清那個城市有其「貼印」,也不介意被撕走。「以前會拍照做記錄,現在不會了。走在街上,看見貼畫仍在,會感高興;但被撕走了,也不會有感覺。」

 

跟朋友Kimi一樣,Dom也討厭新建成的郵輪碼頭。他帶我上工廈天台,指著碼頭說:「好醜樣。」他和Kimi都形容觀塘為「一條村」,「這裏人與人之間有信任,互相幫助,關係密切。小時候住在唐樓,會向隔離屋借豉油。今時今日的香港,沒有人在做這些事,但在『觀塘村』,就有這種事發生。」

 

Kimi的心願是打低「起動九龍東」計劃,Dom也強調要保衞他們的小村莊。「其實所謂發展只不過是藉口,目的是賣地賺更多錢。活化工廈、起動九龍東,我們不是正在做這些事嗎?他們根本不知道,又怎樣談活化、搞起動?十年前沙士爆發後,觀塘幾乎變死城,我們搬進來,帶來活力和生氣。政府說可以給我們相宜的租金優惠,問題是他們不知道何謂便宜。中環租金要100元,他們覺得50元是便宜,但我們這裏只要10元。」

 

他和Kimi也說著同一句話作結:「不會讓他們破壞我們的村莊。」


第006期 - 2013年5月13日
[ -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