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
0
 
緣起鴨寮街的創業故事

創業往往跟年青人劃上等號,即使不是年青人的專利,也不會聯想到是退休人士的玩意。所以當我跟Chloe商量這個創業主題時,我們都想起Sarah的父親。Sarah常常覺得,父親退休後才創業確實不可思議,她曾經想為父親的音響品牌做品牌設計,但他說要靠實力,不需要花巧推廣。我們越聽越覺得梅爸爸有趣,決定訪問他。

 

現實總比想像出人意表。梅爸爸退休後創業可算是順風順水,在職場多年來建立了廣泛人脈,學習到商業知識和市場觸覺,雖然大派用場,但也不及他的興趣來得重要,這一切都要從深水埗鴨寮街講起。

梅爸爸全名叫梅享安,今年57歲,小時候住在中環永利街。他說,那年代沒甚麼娛樂,常常跑到小學同學的家裏玩。同學的哥哥修讀電子工程,家中經常擺放各類電子零件,年幼好奇,梅爸爸常拉著大哥哥問東問西,「這件零件是甚麼?在哪裡買?有甚麼作用?」從那時開始,他就知道原來香港有一條街道叫鴨寮街,買賣各式各樣零件。他按照大哥哥的「路線圖」,一個人由中環乘坐幾毫子的渡輪到深水埗碼頭,再走七條街到達鴨寮街。

 

當年的鴨寮街全是地攤,售賣很多廉價的電子零件,像原子粒只需幾毫子便有一大包,讓梅爸爸自由發揮做原子粒收音機;他也懂得自製收音機筆盒,再轉賣給同學,讓他們上堂時偷偷地聽電台節目,很受歡迎。到了聖誕節,他又會幫人砌閃燈做裝飾。有時候他會到中環萬里書店「打書釘」,或到公共圖書館借書,跟著實物圖和電路圖製作電子小手作。昔日的鴨寮街培養了他的興趣,這些書本就供給他知識的養份。

 

在理工學院電子工程系畢業後,梅爸爸在柴灣一間美國電子玩具公司工作了五年,主要跟大陸工廠洽商。之後他轉去另一家美國公司任職應用工程師,真正落手落腳從事電子零件設計和產品零件研發工作,20多年來做過多間美國電子零件公司,延續了他小時候對電子工程的興趣,繼續「砌機」,自行製作唱盤機、擴音機和喇叭等。

 

對梅爸爸而言,創業不是要實現甚麼夢想,「一直以來我都從事電子零件行業,過程中累積不少經驗和建立人際關係,創業是自然不過的事。」他說,這非年輕人的專利,「創業不只靠毅力,更重要對行業有濃厚興趣,才會有動力。」他在觀塘開設自家品牌的音響公司,主力砌機,設計音響組合,交由內地工廠生產,再透過網上商店和陳列室銷售。

 

今天梅爸爸毋須再到深水埗買電子零件,但他依然是鴨寮街的常客。Sarah告訴我們,每當收到父親來電,說要不要買燒鵝加餸,她就知道父親又去了鴨寮街。「鴨寮街變了很多,大多賣製成品和飾物。今天的小孩逛鴨寮街,肯定不會如我們當年般,對電子產品發展出興趣,自學自做。我喜歡去鴨寮街,因為有最新的巿場資訊,那個產品性能好,那個較受歡迎,只要跟檔主閒聊,便一清二楚。」梅爸爸說,所謂的專業評論可以說謊,但從鴨寮街得到的資訊一定中肯。

 

「可惜的是,這個城市已經不再鼓勵發展創意活動。」他說,隨著城市發展和工業北移,只需給大陸工廠一份圖則,廠方便能在短時間內生產任何電子產品。「以前我們會買各種電子零件,嘗試改良,發明新產品,但現時抄襲與低成本的大量生產手法,所需的時間遠遠少於創造所需,人們不再慢慢鑽研,不再用心創造。」

 

梅爸爸的問與答

 

我最喜愛香港的一面……

 

「香港地方夠細,夠親近,見朋友方便容易,大家又有共同語言,沒有其他地方能夠取代。我喜歡生活明快,外國太慢了。」

 

我最討厭香港的另一面……

 

「香港環境衛生欠佳和空氣污染,新加坡就乾淨得多!」

 

我認為香港要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城市……

 

「香港一定要發展本土高質素、高增值的服務性行業。每個人都想賺快錢,但要取之有道。同時,政府需作長遠的城市規劃,令經濟活動多元化。如果整條廣東道只賣名牌迎合大陸遊客,一旦內地經濟不穩,整條廣東道不就再沒遊客嗎?現時奶粉不夠,便應該叫供應商增加供貨,跟零售商好好配合;香港被四大地產商壟斷嗎?可以叫另一家去建屋;港鐵不願意發展低回報的鐵路,又不肯計算物業收益,那麼找另一家取代吧。年輕人面對這些問題,便不願意留在香港,香港又怎能持續發展?」

 

關昕暐
關昕暐
第007期 - 2013年6月13日
[ -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