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
0
隱世藝術家系列 – Joanne快門養生

Joanne(梁寶華)從城門河邊迎面走來,平和樸素,令三十幾度烈日當空的天氣變得不那麼難耐。我被Joanne面書上的貓相吸引,要她帶我和攝影師到城門河邊的公園看貓。三個愛貓的人沿路談貓經,Joanne說沙士後搬到沙田,假日行城門河畔,開始和這裏的貓結緣。

懶貓們大都避暑去了,我們只見到「牛牛」。據說牠是遭主人遺棄才淪為街貓的,身形不大但地盤意識很強,雖然是後來者,卻把公園的「原居民」趕走了,自己當老大。牛牛一見Joanne,就抵頭在她腳邊撒嬌,又躺下讓Joanne掃背,見了我和攝影師卻躲得遠遠,一臉戒備。Joanne拿出牛牛最愛的貓糧,告訴我們這一帶的貓被附近的姨姨們寵得口味刁鑽,最愛Temptation和Party Mix貓食,過時過節姨姨們煮雞肉給牠們加餸,牠們還不希罕呢!

「你就是用美食引誘牠們拍照的嗎?」我問,理所當然地把Joanne拍攝貓想成一項任務。

「我不一定拍照,更多時候只是來看看牠們。」Joanne的面書上有貓貓們白天晚上不同天氣不同表情的照片,每隻貓都有名字和輩份,有自己的個性,就像音樂劇Cats的角色。顯然她和貓貓們相處很有耐性,四十過外有點瘦弱的她完全不像她自述的那個急躁、理性、嚴厲的報館高級採訪主任。

Joanne說攝影於她是shutter therapy(快門養生),醫的就是工作至上,任何事都目標為本的病。

在報館裏總是爭分奪秒,沙士前Joanne和一位前輩說起工作,毫不慚愧地告訴對方:「工作很重要,比家庭更重要。」此刻說起來有點懺悔的意味。

沙士期間Joanne無日無夜地工作,白天採訪,晚上審稿,早上還要監察電台電視台報道。沙士過後身體透支的後果浮現,還因心臟問題入過幾次急症室。Joanne終於決定調整生活步伐,於是開始攝影和陶藝。

藝術令人慢下來生活,不再著眼於限時完成一件作品,而在於聚神、思考和面對變數。Joanne雖然隨身帶著攝影師讚口不絕的專業相機,卻說自己對工具和技巧認識不多,也少鑽研。她在意的是捕捉當下。

最近她在台灣溪頭看森林,因為下雨只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,後來天氣放晴,一行人馬上回酒店取專業工具再拍,卻怎也拍不出雨中森林的意境──對於在公園拍攝貓、蝴蝶、雀鳥也一樣,Joanne認為捕捉到是機緣,錯過亦毋需太在意。

藝術也令她重新發現自己。Joanne以前只知道自己是理性的,但她的鏡頭卻是溫柔的,開懷的,慈悲的──她這一面大概只通過鏡頭傳達。就她為作品配的「下一步點行」,「幸福伸手可及」等滿有情懷的標題,我多番企圖誘她說說寄於作品的情感,她一貫的淡然,只說從小喜歡動物,想把所愛的最美好的一面展示出來。

面書就成了她最好的展示平台。活在現今紛擾的香港,Joanne通過拍攝和分享作品,令自己開心起來,得到朋友的欣賞和共鳴就更開心,也令她更有動力拍攝和分享。

 

我最喜愛香港的一面……

「自由。」

我最討厭香港的一面……

「太貪錢,太貪權。」

我認為要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城市,香港要……

「唔好咁貪錢。」

 


第020期 - 2014年8月18日
[ -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