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
0
Oliver手繪石屎森林

到舊區做訪問,結識了住在石硤尾白田邨的陳浩文(Oliver)。有次閒談,他給我幾幅有關深水埗的街頭畫作,寥寥幾筆,記錄了深水埗街頭的平民排檔、街坊聊天的情景和區內的特色老店,勾劃出老區的生活百態,栩栩如生。我讚嘆之餘,追問是否他的作品,才知道眼前這個背心短褲打扮、頭髮蓬鬆的年輕人是一名隱世畫家。

我們認識時,Oliver做修理電燈工作,考獲滾軸溜冰教練牌後,便決定寓興趣於工作,當上教練。對於另一興趣畫畫,我好奇一問,才知道他原來從未上過繪畫班,由細到大都是「拎起枝筆就畫」。從前主要畫漫畫人物,後來報讀室內設計課程,他開始以街道、街頭為對象,往往都是無師自通,慢慢研究拿捏。最近他更嘗試用幾何圖案填滿畫面,每逢有空或心情不好時就會作畫。

每次問他有沒有打算做全職畫家,他總推說沒考取過證書或教學資格,即使街坊找他教畫都會拒絕,寧願自由隨心去畫。他口中的隨意、自由都適用於滾軸溜冰上,試過跟朋友由太子踩到太古。他說市區的街道很窄,寧可在街上跳來跳去,左穿右插,也不願意只呆在單車徑或溜冰場內,起碼視覺上更豐富。他覺得要服從刻板或者自己不喜歡的東西,最後只會連興趣也失去,這大概就是他從小沒有上繪畫班的原因。

Oliver對街道總是情有獨鍾,畫畫也如是。我們的話題又回到文章開首我看過那幾幅深水埗街頭畫作。那些商業發展毫不起眼、又髒又窄的舊區街道,來到Oliver手上卻變成一幅幅真實的生活寫照。他獨愛香港的石屎森林景象,認為市區街道雖然狹窄,不及郊外景觀,但兩旁掛滿霓虹燈招牌,加上密集的樓宇,造成多個層次,最適合用上不同粗幼、深淺的線條來表達;而且香港地方小,街道是香港最主要的部份,幾乎踏出家門就已經身在街道之中,十分生活化。所以每逢看到吸引的街道構圖,他就會動筆。

Oliver多番提到他畫畫很即興、很隨意,但也有他的執著。他認為要表現街道的層次,首先要集中用單一色彩和線條作為工具;構圖越密集,更應該用線條粗幼去表現,「不同粗幼和密度可以表現不同的texture(質感)。」正因如此,他便用黑線去交代紅磡、深水埗的一街一巷。每次畫街頭畫,他習慣先用相機拍下眼前景物,然後回家下筆,力求畫出來一模一樣的原貎,稍有失真,寧願重頭再畫。他形容這種執著是神經質。

Oliver只會跟朋友分享畫作,即使我們把他的作品《深水埗系列》放進《同話深水埗》展覽,惹來不少人的注意,甚至討論合作或買畫事宜,這位只有24歲的畫家都沒有特別反應。對於「成名」、「計劃」、「未來」這些賦予年輕人的關鍵詞,他一直堅持「想畫就畫」的隨心隨意,探索自己的道路。

 

我最喜愛香港的一面……
「一個小城市在衣、食、住、行各方面都應有盡有。城市以外也可以接觸大自然。」

我最討厭香港的一面……
「中港矛盾導致很多不合理的事情,政府卻沒有採取適當措施改善這個情況。」

我認為香港要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城市……
「人人都可自由隨意地發揮所長。」


第022期 - 2014年11月17日
[ -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