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
0
盧燕筠:嘩鬼年代

盧燕筠

30多歲

資訊科技工作

曾住華富邨,初中至今居住華貴邨

「華富邨對我來說是一個『天神邨』,給我和平、與世無爭的感覺,所有日常生活、衣食住行都可在邨內解決。我與隔離鄰舍關係好,不時會邀請對方吃東西或者一齊玩,加上從幼稚園到中學,幾乎都是同一班同學由細玩到大,感覺整個世界都很開心,我們都會叫華富邨做『寡婦邨』,華貴邨就是『嘩鬼邨』。

華富邨旁邊的瀑布灣是我和朋友消磨時間的地方,這裹的自然環境很美,我最喜歡去那裏睇日落;而華貴邨堤霸亦是另一個看日落的好位置,尤其是在中秋節,街坊福利會舉辦晚會,而小朋友就會提着燈籠,十分熱閙。

華富邨的設計很好,有好多公共空間。我會在屋邨電梯口附近的空間玩耍。試過因為太貪玩,趁有人行過屋邨外面的走廊時,與朋友躲起來弄些怪聲出來嚇人。就讀聖公會呂明才中學的我,會與同學躲在屋邨角落聊天、劏牛眼。記得有年參加學校舞蹈比賽,因為學校無地方練習,我們就利用屋邨底層『有瓦遮頭』的轉角位練習,街坊經過時都會叫我們不要練太夜。因為自己平日聽得太多關於華富邨的鬼故,於是疑神疑鬼,都會快點離開。

屋邨四面八方,當時每座之間不用密碼鎖出入都可互通,就像穿梭多條秘道一樣。以前我去街市有幾條路可揀,有幾條捷徑其他人不知道,可以穿過某棟大樓再按電梯,方便得多。華順樓有前、中、後三條樓梯,前梯近小童群益會位置,我可以行這條樓梯直達華康廣場踩單車。但現在大廈之間都有密碼鎖住,再不可隨意走來走去。」


第025期 - 2016年5月10日
[ -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