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
0
Stephen DAVIES:初戀香港仔

Stephen DAVIES

70

退休人士,海事歷史學家

「我與鴨脷洲的關係,由佐治叔叔成為香港義勇軍團成員時開始,他在1941年開始擔任教育司署的學校監督員,同時也是皇家香港軍團(義勇軍)成員之一。從香港投降到日軍抵達香港期間,佐治叔叔駐守鴨脷洲,負責香港義勇軍團第四砲兵連的配備,從鴨脷洲西邊撤出至南丫島海峽。

至於我在香港仔的歲月,就由1974年在英國畢業,來到香港任教第二個月開始。當時香港大學物理學教授Douglas Payne是香港仔遊艇會創會成員,他知道我是海員,願意幫忙打理他的艇,所以邀請我一同出海。從那時開始,我加入了香港仔遊艇會,跟其他人揚帆駛出香港仔海峽,並且一直打理這艘小小的遊艇。

此後一段時間,我們很擔心一直用來髤艇的淺灘會消失。後來Douglas提出,我們可以先放下烘乾平台,裝上兩條木柱,趁潮退時髤艇,再把艇翻轉,待潮退後再髤艇的另一邊。這做法經濟實惠,更可由我們一手包辦。我們準備在一個連接鴨脷洲和鴨脷排之間的小沙洲上進行這項工序。但我們不了解沙洲海床的地貌,於是我就此進行勘察。這段時間成為我在香港仔最初的回憶,亦是最愉快的回憶。

我曾經在海傍道向一位工匠買了一對十分漂亮的船槳。某周六早上,我把這對船槳放上肩膊,沿域多利道步行,當時兩條小路完全無車經過。我途經剛落成兩年的華富邨,經過薄扶林道,以及被雪艇包圍的興偉冰廠。接著我走到香港仔海傍道,經過黃竹坑工廠區,然後到達位於深灣道的香港仔遊艇會。我將流麗的船槳放進水中,慢慢划出避風塘,在海岸附近往來,詳細調查這個海灣是否能夠容納烘乾平台。這是最愉快的晨操,自此我便愛上了香港仔。」

備註:George Stainburn Wilby於1941年12月擔任香港義勇軍團Four Battery陸軍中尉。香港投降日本後,他被派遣前往深水埗軍營。戰後George Wilby重返公務員服務,繼續在教育司署工作。George Wilby於1950中退休,享年62歲。

 


第026期 - 2016年7月15日
[ -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