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rban Diary
未來故事 永續香港|Sustainable Future, Hong Kong Tales
EN
Stories

The Common Garcinia in My Neighbourhood

文、圖、攝:梁翠怡

前言:

筆者數年前開始跑步時,多數是晚上在荔枝角公園練習。每次在盛夏跑到這段時,都有點辛苦。天氣酷熱,跑在能擋風的福木中間份外侷促,但一抬頭看著這一排筆直整齊的樹,鼓舞的感覺油然而生。

當時未知這樹的名字或學名,亦沒有察覺到樹身原來已有名牌。只知道不論春夏秋冬,每每跑到這裏就會看見這一片翠綠的景象,漸對此樹心生難以言喻的喜愛。每次看到福木,目光都會被其優美的形態吸引著。


自此以後便開始更留意這些樹的特點。在放大自己的感官後,有時的確能嗅到菲島福木柑桔般的香氣*,於是能夠堅持再多跑一會兒。

*筆者在蒐尋有關福木的資料時,發現大家都認為它的果實有強烈的氣味,就像石油氣,甚至是熟透的榴槤味。後來再到現場視察,發現這濃烈的氣味雖並非惡臭難耐,卻非柑桔般清香。那些香氣可能是來自於公園內附近的樹種。

這裏的菲島福木並非甚麼古樹或稀有品種,但它們卻默默地陪伴著來這裏跑步及散步的人們。對荔枝角公園的使用者,或美孚的居民來說,福木不僅是能美化社區的存在,亦會替大家承受猛烈的陽光和酷風。


自然筆記

這段約有180步步距的緩跑徑,是荔枝角公園其中一段位於嶺南之風對出的跑道,兩側種植了共75棵大小不一的菲島福木。很適合邊散步,邊聊天。
菲島福木樹姿優美,枝葉碧綠茂密,緩跑徑最高之福木約有6-7層樓高,很適合為跑者擋風。

雀鳥甚少停留於菲島福木上,反而會停留在鄰近的羊蹄甲、木麻黃及其他較粗壯的喬木。筆者思考後認為這與福木垂直而窄長的樹身、樹葉茂密地長在樹枝上有關,樹上沒有太多空間讓雀鳥停留。


福木樹上有卵形的綠色果實,但卻不見昆蟲等生物在樹上爬行。
福木的葉質光滑卻厚實粗壯,樹底的葉片厚大,輕揉樹葉有柑桔類清香。
一旁木麻黃的落葉,常壓於菲島福木的枝幹上。

街訪

Fanny(李小姐)陪同母親到荔枝角公園散步,筆者在遠處看見她們慢走時指著兩旁的菲島福木,最後站在一棵較粗壯的福木前閒聊,於是上前與她們做個簡短的訪問及聊聊天。

Fanny並非初次到訪荔枝角公園,兩年前到訪覺得樹木較現時細小。她於多年前已認識此樹,並知道其名為「福木」。她對這兒福木的印象為「很整齊,葉較圓」,種植在這條緩跑徑上看起來「很舒服」。筆者問她曾否看見福木上的生物,她表示「唔多覺有」,直言沒看見過雀鳥停留。

閒談間,她透露曾經種植此樹,表示這些樹都很壯觀及有規律,但沒有像這跑徑上的福木般高大。以前她認為種植福木是跟風水有關,因福木是風水樹。筆者感受到這對母女對這兒樹木的喜愛,亦真正欣賞福木的美。


Bianca(汪小姐)為去年入住美孚的居民。筆者看見她緩跑了數圈,便等她休息時邀請她作短訪。

她偶爾會去這公園,亦會在緩跑徑上跑步。她表示不認識亦很少留意這些菲島福木。當得知這短短的跑徑上,竟種了達75棵的菲島福木時,她非常吃驚。她整體感覺這地方「有啲西方庭園feel咁,福木睇落似金錢樹」。

此外,她認為「因為美孚呢度好多雀㗎,跑徑種呢啲(菲島福木)都幾好呀,咁就唔驚有雀屎跌落嚟」。筆者見過不少行人及跑者「中招」。鳥兒停在那些闊大的樹上時有可能「放低幾兩金」,容易誤中樹下不察的途人。垂直修長的福木樹葉茂密,不利雀鳥停棲,反而看似較「安全」。


「菲島福木」小檔案

學名:Garcinia Subelliptica 
因菲島福木樹葉的形狀看似日本的古幣「小判」,故將之名為福木。

另外,由於其葉對生,樹枝條垂直向上生長,就像向上天祈福般,有「步步高升」之意。因此又名為「福樹」、「金錢樹」等。

科/屬:山竹子科藤黃屬
非原生樹木,來自菲律賓/台灣 / 琉球等地

樹木特性:

花:淡黃偏白,多叢生(約5-10枚形成球狀)
果:似柑桔的扁圓形漿果,帶有強烈香味;
       熟透後為橙黃色,有如煤氣般異味
葉:對生的長橢圓,可達15-17cm長、5-8cm寬;
       葉脈不明顯;葉面呈暗綠並帶光澤,葉底翠綠
莖:樹皮較黑,樹幹粗壯,直立可達20m高

Top
Stories